<listing id="vlhj1"><cite id="vlhj1"></cite></listing><var id="vlhj1"></var>
<ins id="vlhj1"></ins>
<cite id="vlhj1"></cite>
<cite id="vlhj1"></cite>
<cite id="vlhj1"><video id="vlhj1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lhj1"></var>
<var id="vlhj1"></var>
<menuitem id="vlhj1"><dl id="vlhj1"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vlhj1"></var><menuitem id="vlhj1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hj1"></var>
<cite id="vlhj1"></cite>
<ins id="vlhj1"><span id="vlhj1"><var id="vlhj1"></var></span></ins>

舞劇上“云端”能否成常態


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  時間:2022-08-24





  前不久,兩臺舞劇以1元票價線上直播演出引爆“云端”:廣州歌舞劇院原創舞劇《醒·獅》赴四川大劇院演出,為配合地方防疫要求,線下演出轉為線上直播,引來340萬人次觀看;大型經典舞劇《絲路花雨》在新甘肅客戶端視頻號進行全球網絡首播,兩個小時吸引了20多萬人在線觀看。

  受疫情影響,近兩年不少演出選擇線上直播,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但是相對電影、歌曲等大眾化、產品化的文藝作品而言,舞劇受演出條件和觀眾群體等因素影響,人們對其搬上“云端”能否覓得知音抱有疑慮態度。此次《醒·獅》與《絲路花雨》的成功給出了兩個答案:一是高雅藝術并非曲高和寡,在廣大群眾中也有強大的影響力;二是被疫情困住的只是線下演出形式,而不是演出市場,群眾的文化消費需求仍然旺盛。

  事實上,高雅藝術走向大眾市場,并不是在今天才有答案,只不過是近兩年在疫情影響下,演出市場面臨的困局被放大了。早在2017年,《絲路花雨》就推出了旅游版,先后在敦煌、蘭州進行常態化駐場演出,既豐富了當地旅游市場的業態供給,也探索出一條傳統文藝院團的市場化路徑。

  當然,并非所有文藝演出都能獲得大眾市場認可。

  首先,演出作品要足夠優秀。藝術價值是文藝作品的生命力,無論是大眾藝術還是高雅藝術,要掙觀眾的錢,必須先俘獲觀眾的心。取材于敦煌壁畫的《絲路花雨》,被稱為“中國民族舞劇的典范”,歷時40多年經久不衰,在國內外演出達3000多場次。近幾年《絲路花雨》旅游版演出之所以能實現常態化,與其本身的藝術價值不無關系。從市場供需關系來看,就是觀眾對優秀演出有消費需求,而《絲路花雨》正好具備消費價值。

  其次,演出價格要足夠親民。滿足大眾消費的前提是物有所值,人們在劇院花幾百元看演出與線上花1元錢看演出的體驗感是不同的。無論是身臨其境的細品,還是隔屏遠觀的淺嘗,不同的觀看體驗有不同的價格。從商品價值角度看,《醒·獅》與《絲路花雨》能夠引爆“云端”,1元錢票價與演出本身的藝術價值具有同樣強大的吸引力。有了此次的成功探索,相信《絲路花雨》的全球網絡首演,不會只是一次嘗試。

  很多人關心的是,優秀如《絲路花雨》們的1元“云端”演出能否成為常態?從演出作品的觀賞體驗、市場化需求來看,上“云”不可能完全替代線下,但是可以作為線下演出的“引流”方式,也可以成為滿足不同消費群體的“體驗版”。

  在以前,很多觀眾之所以沒有被《絲路花雨》們圈粉,不是演出不夠精彩,也不是觀眾沒有消費需求,而是缺少充分的獲得渠道。在網絡時代,不管有沒有疫情影響,讓優秀劇目立足舞臺、走出舞臺,通過線上渠道的推廣營銷和直播展示,都將拓展出更大的演出市場空間,贏得更廣泛的觀眾群體。只要觀眾認可,不管線上線下都是文化消費。

  高雅藝術走進尋常百姓家,于文藝院團、文化企業而言,創排好作品,沽于識貨人,可以帶來更多經濟效益;于普通觀眾和社會而言,通過普及優秀文藝作品,豐富群眾文化生活,將產生更大社會效益。一舉兩得,何樂而不為? (陳發明)


  轉自:中國經濟網-經濟日報

  【版權及免責聲明】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“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”,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,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。版權事宜請聯系:010-65363056。

延伸閱讀

?

版權所有: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-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

女人被狂c躁到高潮视频,调教呻吟玩弄高潮抽查sm视频,国产真实乱人仓视频,亚洲熟女少妇一区二区三区,欧美白人和黑人XXXX猛交视频